國土生態保育綠色網絡建置計畫之啟動

|作者|林華慶、夏榮生、陳超仁、王佳琪

2018年起,林務局深化里山倡議的精神,以國有林事業區為軸帶,全面推動臺灣國土生態保育綠色網絡的建置,營造友善、與社區參與之社會-生產-生態地景與海景,提升淺山、平原、濕地及海岸的生態棲地功能及生物多樣性的涵養力,串聯東西向河川、綠帶,連結山脈至海岸,編織「森、里、川、海」廊道成為國土生物安全網。

國土生態保育的危機與轉機

臺灣地狹人稠,從接近4千公尺之高山遞降為淺山丘陵、平原和海岸,愈往下游,人類聚落和土地利用愈密集。都市化與強大開發壓力,造成許多生態與環境敏感地區過度開發。海拔1,000公尺以下的淺山與平原地區,是6成保育類野生動物的棲息地,且有64%植物物種以此區域為生育地。雖然以往中央脊樑山脈從北到南所設立的各類型自然保護區,已形成保育軸。然而保育軸外的淺山、平原地區,因為各類型的土地開發,許多里山動物,例如石虎、草鴞等珍稀生物,日漸侷限在零碎分布的棲地,使族群間產生隔離,更缺乏安全穩定的食物來源,不利繁衍,甚至可能逐漸絕跡。因而淺山與平原地區破碎的生態系亟需縫補,進而應更積極地建構綿密的生態網絡。
2010年日本舉辦的國際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十屆締約國大會,提出「愛知目標」,其願景是到2050年底實現「與自然和諧共生」的世界,具體而言則是採取有效和緊急的行動,在2020年以前制止生物多樣性的喪失,完成生物多樣性的評價、保育、復育和明智利用,維護生態系統服務,持續一個健康的地球,並提供所有人類基本的惠益。會中「里山倡議(Satoyama Initiative)」被肯認為得以兼顧人類生計與環境永續,達成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願景,乃由聯合國大學高等研究所與日本環境省共同啟動「國際里山倡議夥伴關係網絡(The International Partnership for the Satoyama
Initiative)」, 以做為實現「愛知目標」, 及達成維護生物多樣性保育、保存地方傳統知識及社區發展目標之重要工具。
「里山倡議」係將農村居民與周圍自然環境長期交互作用下,所形成的生物棲地和人類土地利用的動態鑲嵌斑塊(馬賽克)景觀,稱為「社會-生態-生產地景或海景(socioecological-production landscapes and seascapes,SEPLs)」,希望透過增進農村社區的調適能力,促進農林漁牧等農業生產地景和海景(里山與里海)的保全活用,達到在地經濟、社會和生態永續性的目標。
目前,臺灣的自然保護區域面積約達國土的19%,然多位於中央山脈。就生態系之完整性和連結性而言,須著眼於上、中、下游「森、里、川、海」地景及海景尺度之連結性和互惠關係,始能發揮森林、水系和海洋之生態系服
務功能。
然臺灣低海拔土地權屬複雜,多為私人土地,依法劃設保護區的可行性不高,因此,2009年起,林務局開始與民間夥伴協力推動水梯田復育、綠色保育標章,及原鄉山村綠色經濟發展等工作。自2010年開始,林務局借鏡國際提倡里山倡議經驗,推動生物多樣性為基礎的友善環境經營,不但可庇護淺山地區各種生態系統,同時保障農友生計,達成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願景,讓臺灣淺山成為永續的里山。

推動國土生態綠色網絡網絡計畫

2018年起,林務局將深化里山倡議的精神,以國有林事業區為軸帶,全面推動臺灣國土生態保育綠色網絡的建置,營造友善、與社區參與之社會─生產─生態地景與海景,提升淺山、平原、濕地及海岸的生態棲地功能及生物多樣性的涵養力,串聯東西向河川、綠帶,連結山脈至海岸,編織「森、里、川、海」廊道成為國土生物安全網(圖1)。

圖1、國土生態綠網藍圖之願景。

一、分區規劃

國土生態綠色網絡建置的核心工作事項,包括盤點及界定全臺生態保育之核心物種、核心區域與保育熱點,依地區環境特色、社會經濟條件、地區文化與物種特性,推動生態熱點區域縫補與串連工作。針對生態環境的高風險地區,提出對應的保育策略及方法原則。包含:強化沿海地區之生態造林;串聯海岸農田、魚塭、地層下陷區珍貴物種棲地;加強生態敏感區之經營與管理,以增加生態敏感區之韌性;農田、水梯田、河川、森林跨域整合,營造重要生態廊道;交通道路兩旁綠帶、農田水圳網路、友善生態通道之建置;整合、縫補與連結山脈、淺山、平原、海岸間之河川、水庫、湖泊及其兩岸生態綠帶,加強生態綠帶之連結,形成良好的生態廊道。
實質的推動上,將區分為北部生態綠網、東北部生態綠網,西部淺山生態綠網,西海岸生態綠網,南部與恆春半島生態綠網,東部縱谷及海岸生態綠網等區域,依據各分區之特性,進行標的物種的保育及棲地網絡的串連工作(表1)。

表1、分區與實務面向。

二、綠色網絡保育策略及方法

1. 以生態造林構築大尺度的廊道
臺灣的地理位置特殊,有多樣的生態系統。其中位於臺灣最南端的恆春半島屬熱帶氣候,具有特殊生態體系及動植物相。以往的研究發現,恆春半島很多動植物基因組成有別於臺灣其他地方,具有特殊的遺傳多樣性。然而,原有的熱帶季風林卻已被銀合歡入侵至少5千公頃,使得林相單一。故恆春半島的銀合歡移除與生態造林已列為國土綠網的重要工作,林務局預計以十年期程,移除銀合歡,種回原生植物,並營造複層林,對整個恆春半島,乃至於臺灣整體生物多樣性都有益。
在國土生態保育綠色網絡的規劃中,將以生態造林方式強化連結山脈及海岸之間的主要河川、水庫、湖泊及兩岸生態綠帶。生態造林係為環境維護及營造野生動物棲地為考量重點,所選造林區位以野生動物生態熱點區之公、私有土地及河川綠帶為主。其施作方式,亦不同於一般造林模式,是採用在地原生多樣化樹種及友善棲地之方式造林,並栽植本土蜜源樹種,運用大、小喬木不同空間配置,增加動物食物來源及棲地隱蔽性,將廊道和區塊,由點、線、面結合為生態綠帶,擴大營造優質的棲地環境,以吸引野生動物棲息繁衍。
另如,花東地區的海岸山脈及中央山脈之間為廣大的平原地帶,以往亦為野生動物棲息活動地帶。然而,隨著平原的開發,使得野生動物無法自由地穿梭。久而久之,海岸山脈的野生動物無法和中央山脈的動物基因交流,可能導致部分動物遺傳基因的僵化。林務局與台糖公司合作在花東縱谷的大農大富平地森林園區,進行平地造林多年,已形成樹海,未來將於南側區域增加植被的多樣性,作為海岸山脈和中央山脈聯通的生態廊道;同時也和交通部合作,在省道臺9 線道路高架橋底下及兩側進行生態營造,恢復原生植被,使生態廊道得以串接臺9 線,野生動物穿梭不被道路阻斷。


 

2. 兼顧生物多樣性的友善生產
里山(satoyama)一詞源自日本,指的是圍繞於傳統農村聚落的山林。許多亞洲傳統農村地景,常由水田、村落、池塘、溝渠、果園、竹林和溪流等土地「鑲嵌」配置成里山地景,組成一種半自然的、複合式的農田生態系,是兼具生產、生態和社會效益的里山地景,因此又稱「社會-生態-生產地景」。在還沒有大量農藥、化肥和除草劑引入的傳統農村社區和原住民部落生活中,里山地景內交錯複雜的鑲嵌生態系,提供許多野生動物良好的棲息環境。
里山動物係指棲生於里山地景中的野生動物,在臺灣如草鴞、石虎、食蛇龜、食蟹獴、蛙類、蓋斑鬥魚、彩鷸和穿山甲等皆是里山動物。然而由於與人類生活區域重疊,其生存受到的威脅也特別大,覓食及繁殖的棲地常遭受土地開發、農藥不當使用、道路建設等負面影響,棲息環境變得愈來愈破碎。當野生動物的活動範圍被迫侷限在小而破碎的棲地時,覓食和繁衍不易,族群量逐漸縮小,最後可能走向滅絕。
因此,針對屬於生物多樣性熱點的私有淺山與農業生產地區土地,國土綠網計畫將以輔導、鼓勵方式,引導居民,改採友善環境的耕作或生產方式,保全野生物的棲息地,保全農田生態系服務的功能,回復農業生物多樣性,實現農業生產與環境永續的目標。林務局與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合作推動兼顧生產和生態的綠色保育標章認證制度,鼓勵農民不使用化學農藥、除草劑、化學肥料,就是提供保育類野生動物覓食、繁殖及育雛的環境最佳案例,截至2017 年底,全臺通過綠色保育標章農友累計達237 戶,農地面積共387 公頃,庇護保育類野生動物種類達38 種以上。例如南投中寮地區有許多柑橘類的果園,也是石虎的重要棲地。因石虎以小型鼠類、鳥類等動物為食,目前經輔導已有11 戶農友採取友善耕作,不毒害果園及周邊環境的鼠類、鳥類,讓食物鏈頂端的石虎有安全的食物來源。


 

3. 給野生動物一條安全的路
淺山地區道路系統複雜,部分動物穿越馬路常遭受路殺。國土生態綠網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為面臨路殺危機的珍稀動物設置穿越道路的動物通道,讓動物能自由遷移及在棲地間活動,減緩道路對動物活動的限制與衝擊。
 

4. 推動臺灣里山倡議夥伴關係網絡
呼應國際生物多樣性公約所提倡的「國際里山倡議夥伴關係網絡(IPSI)」之運作架構,林務局自2014 年開始與東華大學聯合推動「臺灣里山倡議夥伴關係網絡(Taiwan Partnership for the Satoyama Initiative, TPSI)」的全國性策略架構,希望國內夥伴可藉此互助合作,深化臺灣推動里山的基礎。里山倡議為國土綠色生態網絡的重要政策工具之一,將與社區合作,將地區生態保育、傳統文化、歷史共同記憶,與其所處之「社會-生態-生產地景和海景」有效地融合,以協助小農、地方文化生根,及提升社區面對氣候與環境變遷之韌性。在推動臺灣里山倡議夥伴關係網絡的策略上,將鼓勵臺灣地區里山倡議實務工作夥伴發展適地適用的實踐案例,透過分區工作坊等交流和研習,促進「里山倡議」實務工作者、研究者和政策制定者之間互相學習和研討,增進其對里山地景保全活用的實踐能力,並進一步培育綠色與在地文化創意產業,整合在地文化特色,及融入不同地區之「里山地景」與生態資源,以鼓勵綠色產業發展。

三、跨機關合作啟動綠網計畫

國土生態保育綠色網絡建置計畫,於淺山周邊聚落與生態熱點農業區推動友善生產;設置道路的動物通道;發展原生樹種的複層生態造林,以鏈結中央山脈與海岸間的生態廊道,保全生物與文化多樣性,並非林務局可獨立完成,因此邀集農委會相關部門如農田水利處、農糧署、漁業署、水土保持局、農業改良場、農業試驗所、林業試驗所、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等,以及經濟部水利署、內政部營建署、交通部公路總局、高速公路局、觀光局、原住民族委員會、財政部國有財產署等,成立跨部會平台,共同盤點資源、擬定實施策略並執行。在政策制度面,由林務局邀集各部會相關機關,成立跨部會溝通平台(圖2),討論整體計畫、共同盤點資源、排列議題順序、擬定實施策略。在區域操作面,依照各區域生態保育議題,由林務局轄區所在各林區管理處成立區域型跨機關平台,就分區利用、準則規範、保育工具、合作夥伴等討論因應對策及合作方式。
以新北市貢寮區的田寮洋濕地為例,位於國土綠網計畫之東北部生態綠網,是首階段的重點區域。該區將以友善生產及水鳥保護為主題,優先串連雙溪、貢寮、田寮洋濕地、雪山山脈等區域。由於田寮洋是冬候鳥遷移重要的驛站,已發現超過300 種鳥類停棲。林務局自2018 年起,將和新北市政府及貢寮區公所合作,優先推動田寮洋的友善農田生產環境,提供鳥類安全的覓食棲息及繁殖的環境(圖3)。
跨機關合作的部分,為推廣國土綠網的保育理念,農委會林務局與交通部臺灣鐵路局共同合作,以插畫風格將草鴞及穿山甲等本土里山動物彩繪於電聯車的8 節車身,成為具有里山動物特色的保育列車。2018年2月6日里山動物列車在南港車站首航,農委會主委林聰賢及交通部長賀陳旦均親自出席,共同宣布自107年起將聯手逐步串起由山脈到海岸的生態廊道,讓生活在淺山與平原地區的里山動物能因健全的保育網絡而安心生活、快樂旅行(圖4)。


 


 

圖3、相關部會、縣市政府及民間團體合作於田寮洋濕地啟動國土生態保育綠色網絡的首階段工作。

圖4、農委會與交通部聯手以里山動物列車推廣國土生態綠網的保育理念。

結語 綜觀臺灣國土保育現況,自《文化資產保存法》及《野生動物保育法》等相關法規陸續施行後,中央山脈由北到南的中高海拔精華地帶已優先劃設為自然保護區域,形成中央山脈生態保育廊道,保全中、高海拔野生動植物的生存棲地。但位於城鄉發展區與中高海拔山區間之淺山地區及海岸地區,尚缺乏系統性的保育策略,而嚴重承受城市發展、人為開發與農業發展的壓力。農委會林務局不僅為中央林業主管機關,掌理國有林事業區,亦為中央自然保育主管機關,負有維護生物多樣性之責,未來將更有系統、有策略架構,推動臺灣里山、里海倡議實務工作,營造友善、融入社區文化之生態地景與海景,逐步建置國土生態保育綠色網絡。


 

國土生態綠網之實務工作與效益

|作者|王佳琪、石芝菁、羅尤娟、夏榮生

國土生態綠網計畫關心的議題包含自然資源永續利用與經營、農業生物多樣性、生態系服務、傳統知識傳承與活化等。發展策略以國有林事業區為軸帶,推動友善環境,透過點、線、面的串連,架構整體國土生態保育綠色網絡,使臺灣綠色生態系統更為健全,尤其在建置過程,將持續透過民眾與社區參與,體認生物多樣性與國土生態保育綠色網絡建置的效益,以促進生態的永續發展。

以國土生態綠網計畫呼應愛知目標 2010年第10屆國際生物多樣性公約締約國大會所提出的「愛知目標」,願景是2050年實現「與自然和諧共生」的世界。呼籲各國應擬訂生物多樣性國家策略和行動計畫,制止生物多樣性的喪失,完成生物多樣性的評價、保育、復育和明智利用,維護生態系統服務,並提供所有人類基本的惠益。其中由聯合國大學高等研究所與日本環境省共同提出的「里山倡議」,是作為實現「愛知目標」及達成維護生物多樣性保育、保存地方傳統知識之重要工具。「里山倡議」希望透過增進農村社區的調適能力,促進農漁牧等農業生產地景和海景(里山與里海)的保全活用,達到在地經濟、
社會和環境永續性的目標。
臺灣以中央山脈縱貫南北,東西兩側僅距約143公里,縱向骨幹自海拔近4千公尺之高山向東西兩側遞降為淺山丘陵、平原和海岸,河溪系統貫串其中,由於地勢、地形豐富多變,形成各類型物種豐富的生態系統。而愈往
下游,人類聚落和土地利用愈密集,因而形成「社會-生態-生產地景和海景」。在保育策略上,需著眼於上、中、下游「森、川、里、海」之連結性和互惠關係,方能發揮從森林到海岸之生態系服務功能。
農委會林務局提出跨部會合作的「國土生態保育綠色網絡建置計畫」(2018-2021年)於2018年5月14日奉行政院核定執行,乃呼應2010年國際生物多樣性公約大會所提出的「愛知目標」。國土生態綠網計畫關注的議題包含自然資源永續利用與經營、農業生物多樣性、生態系服務、傳統知識傳承與活化等。發展策略是以國有林事業區為軸帶,推動友善環境,透過點、線、面的串連,架構整體國土生態保育綠色網絡,使臺灣綠色生態系統更為健全。在建置過程,也持續透過與民眾的互動及社區參與,讓更多人體認生物多樣性與建置國土生態保育綠色網絡的效益,以促進生態的永續發展(圖1)。


 

圖1、國土生態綠網的六大工作面向。

國土生態綠網推動
之實務工作

國土生態綠網建置的目標是強化生態環境高風險地區之韌性,加強森林、農田、河川、濕地及海岸之串聯,形成重要的生態廊道。林務局負責的實務工作例舉如下:
 

農田友善生物多樣性棲地之營造,優先保全鄰近自然保護區域之周邊環境

針對屬於生物多樣性熱點的私有淺山與農業生產地區土地,國土綠網計畫是以輔導、鼓勵方式,引導居民,改採友善環境的耕作或生產方式,保全野生物的棲息地,恢復農田生態系服務的功能,提升農業生物多樣性,實現農業
生產與環境永續的目標。
以臺灣東北部為例,串連雪山山脈北端,包含雙溪、田寮洋濕地、貢寮水梯田等水生動植物之重要棲地;結合蘭陽平原之雙連埤、蘭陽溪口及無尾港等野生動物保護區,輔導周邊農地轉型友善生產。林務局自2009年起即與人禾環境倫理基金會合作,推展新北市貢寮區雙溪河上游集水區河谷水梯田恢復蓄水及濕地生態,擴大濕地生物棲息空間,至今效益已逐步展現,成為一個良好的示範案例。在地亦已培養「狸和禾小穀倉」農民組織並成立實體店
面,直接操作田間保育查驗工作,以生態系服務給付的概念,搭配農產品的產銷及體驗活動(圖2、圖3)。目前10處約7公頃的合作田區內,守護著600種以上的生物,包含名列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紅皮書的22種植物。
2018年啟動的國土生態綠網計畫,已將貢寮水梯田的成功經驗拓展,關注重點延伸至下游之田寮洋濕地。田寮洋濕地是冬候鳥遷移重要的驛站,調查超過300種鳥類停棲,國土生態綠網計畫已選定該區進行綠網建置工作操作示範點,以「雙溪流域森川里海的串連修復」作為整體目標,邀請各權屬機關參與合作平台,針對區域內綠網建置與保育復育行動方略之擬定等相關工作,進行跨部會、跨機關整合與協調,以維護雙溪河流域從森林到海岸之國土保安及生物多樣性保育功能,照顧在地聚落的需求,維持森川里海的生產力。


 

圖3、相關部會、縣市政府及民間團體合作於田寮洋濕地啟動國土生態保育綠色網絡的首階段工作。

圖4、農委會與交通部聯手以里山動物列車推廣國土生態綠網的保育理念。

林務局羅東林區管理處亦於蘭陽溪野生動物保護區周邊的農田優先推動友善生產,2018年已與「新南田董米」品牌合作推動7公頃的友善田區,及鼓勵農友加寬田埂與植被營造(圖4),讓休耕後的水田成為冬候鳥的良好棲地,成功吸引稀有候鳥白額雁、黑嘴鷗到田區棲息,並辦理民眾參與農田棲地營造之體驗活動及賞鳥活動推廣國土生態綠網的理念,讓民眾了解國土生態綠網的生態價值(圖5)。另,林務局與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合作推動兼顧生產和生態的綠色保育標章認證制度,鼓勵農民不使用化學農藥、除草劑、化學肥料,以提供保育類野生動物覓食、繁殖及育雛等友善環境,截至2018年底,全臺通過綠色保育標章的農友累計達325戶,農地面積共469公頃,庇護保育類野生動物種類達43種以上。


 

圖4、民眾參與新南田區友善農田棲地營造工作。

圖5、民眾透過賞鳥活動認識蘭陽溪口野生動物保護區與周邊田區的鳥類。

瀕危物種之保全與生態廊道之串聯

低海拔區域的野生動物因與人類生活區域重疊,其生存受到的威脅也特別大,覓食及繁殖的棲地常遭受土地開發、農藥不當使用、道路建設等影響,棲息環境變得分割,且愈來愈破碎。在國土生態綠網計畫中,林務局針對淺山環境瀕危物種優先進行保育研究及族群復育工作,2018年與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民間團體、大專院校等單位,針對石虎、水獺、臺灣狐蝠、熊鷹、草鴞、山麻雀、環頸雉、諸羅樹蛙及受脅淡水魚等物種啟動相關調查及研究,做為綠網建置的基礎資料。另,針對瀕危物種的棲地環境進行改善工作,優先補助苗栗縣政府在石虎路殺較頻繁的縣道設置動物通道,減少石虎路殺;包含「苗栗縣大尺度路殺風險評估暨苗140縣道路殺建議分析研究調查」及苗29鄉道友善環境動物通道工程。歐亞水獺目前侷限分布於金門區域,為確保族群之安全,補助金門縣政府辦理「水獺棲地生態廊道改善試驗計畫」。
花東縱谷原為中央山脈與海岸山脈間野生動物族群交流的場域,因農業發展及交通道路建設,阻隔了族群的交流。林務局花蓮林區管理處與臺糖公司合作在花東縱谷的大農大富平地森林園區,進行平地造林多年,已形成樹海,2018年起增加兩側植被的多樣性,做為海岸和中央山脈聯通的生態廊道;同時也和交通部合作,在省道臺9線道路高架橋底下及兩側進行生態營造,恢復原生植被,使生態廊道得以貫通臺9線,野生動物通行不被道路阻斷。由紅外線自動照相機監測顯示,包含黃喉貂、臺灣山羌、臺灣野山羊等動物,已開始使用動物通道自在穿越。
西南沿海地區,將串聯沿海既有保護區、濕地、保安林,形成生態廊道。林務局自2005年開始,每年補助雲林縣政府辦理「雲林縣口湖鄉濕地生態園區經營管理示範計畫」,以生態休耕補貼概念租用農地約40公頃,營造濕地生態園區,已紀錄鳥種約118種,並連續兩年持續記錄到約30-40隻左右黑面琵鷺在成龍濕地度冬。2009年起邀請觀樹教育基金會進駐雲林縣口湖鄉成龍村,以「成龍濕地三代班」的概念,由成龍國小帶領社區居民及學校師生進行濕地探索與教育活動。在經濟面,推動「不抽地下水實驗魚塭」,推廣海水生態養殖文蛤、白蝦等,成立「成龍濕地鳥仔區生產班」協助共同品牌經營行銷並建立與社區之產銷合作模式。如今成龍濕地已是臺灣西南沿海重要的濕地生態園區,也是林務局未來規劃國土生態綠色網絡─「沿海生態軸」重要的一環,希冀能將理念拓展到西南沿海周邊區域,吸引更多在地社區組織加入環境教育、濕地保育、友善養殖產業轉型等,讓點相連成線,串聯為國土綠網生態廊道。林務局結合地方政府、民間團體及在地社區多年地努力經營成龍濕地,在2018年12月獲行政院頒發「國家永續發展獎」。

以臺灣里山倡議夥伴關係網絡串起實務工作者的網絡

國土生態綠網計畫除了串連生物的棲地網絡,亦希望串連起人的網絡。林務局呼應國際生物多樣性公約所提倡的「國際里山倡議夥伴關係網絡(IPSI)」之運作架構,自2014年開始與東華大學聯合推動「臺灣里山倡議夥伴關
係網絡(Taiwan Partnership for the Satoyama Initiative, TPSI)」的全國性策略架構,近二年來陸續邀請志於實踐「里山倡議」目標和作法的實務工作者和相關組織,參加臺灣北、中、南、東各區實地踏查及交流工作坊,分享各自推動里山行動及友善生產的經驗,促進在地實務工作者、社區與部落組織、民間機構、綠色企業與政府相關部門之知識力及實踐力,發展適地適用的實踐案例。至今已有120個公私部門團體參與分享里山倡議和生態農業結合知實務經驗(圖6)。未來也規劃在北、中、南、東四區,成立里山分區網絡基地,針對各區自然環境與各夥伴在地特性,探討更細緻的里山環境營造模式,並強化各區之間的聯絡,增進里山夥伴交流及學習機會。-

綠網理念之深化與推廣

以多樣的方式推廣綠網的理念,包含研討會、工作坊、農夫市集等(圖7)。2018年與臺灣博物館合作辦理「里山好食節」系列活動,以「飲食」為媒介,從食物、環境和人的視角,分享關於食物與生態的緊密連結,以及友善環境的產品如何製成多樣化的美味料理;透過主題展覽、影片、網路、書展、手作體驗、講座及市集等多元途徑,讓社會大眾認識里山倡議的理念,並藉由「里山食物」和「里山動物」的鏈結,了解農田生態系的價值。另與特有生物保育研究中心合作辦理「與你相遇森里川海」特展,與集集在地藝術家合作,創作立體紙雕,呈現石虎的可愛形象,介紹淺山環境保育的重要性。2018年林務局亦以「森川里海護里山」為主軸辦理國際濕地研討會,由國內外專家共商落實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里山精神,並辦理溼地保育市集,讓民眾體驗環境保育及永續經營的效益與價值。


 

圖6、臺灣里山倡議夥伴關係網絡結合屏東科技大學社區林業中心

圖7、濕地保育市集之里山動物有獎徵答活動,吸引許多小朋友參加。

推動國土生態綠網之效益
生物多樣性與生態效益

臺灣目前法定保護區共95處,佔陸域面積約19%,尚有廣大未受保護的區域仍是許多物種依存的棲地。國土生態綠網計畫優先盤點自然保護區域外之生態熱點及闕漏處,加以優先保全及復育,以擴大中央山脈生態保育廊道保護區周邊土地保護的效益,健全珍貴稀有生物的棲地及維持生物多樣性。
在海岸部分,則串連西海岸濕地、保安林、沿海農地,成為生態保育軸,成為重要候鳥遷徙的安全路徑及珍貴野生動物的移動通道。整合東西向河川綠帶,連結山脈到海岸成為生態保育網絡,減低棲地破碎化的衝擊。維持河溪上中下游生態廊道之連結,並深化民眾對維護生物多樣性、棲地保育之共識,確保河川洄游性水生物族群的繁衍。輔導友善農地生產,建立友善授粉昆蟲之生態環境,提升植物授粉效益,並增加農業之生物多樣性,創造生態價值。在友善環境生態造林部分,則依生態經營原則,營造複層林相,提高森林生物多樣性,並可作為昆蟲、鳥類等生物棲息場所,及提供海岸生態環境保育之教育機會與學術研究的價值。

固碳及水涵養效益

生態綠網計畫以生態造林方式營造綠帶,預計造林1,768公頃,以新植造林每公頃CO2年吸存量約為14.9公噸計算,四年間預估CO2吸存量為26,343公噸;對於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三次締約國大會通過「京都議定書」所規定碳排放減量之要求,具正面意義,並可提升我國在世界上自然保育及環境保護之形象等諸多效益。另以山坡地新植造林地每年每公頃水源涵養3,000立方公尺計算,2018-2021年預估新植造林1,768公頃,將可涵養水源約636萬立方公尺。此外,水梯田具有保水、蓄水及涵養水源之功能,但因農業競爭力喪失與勞動力缺乏,漸從糧食生產退位,絕大多數的水梯田多已荒廢休耕,國土生態綠網計畫優先復育水梯田環境,因水梯田具有保水、蓄水及水源涵養之功能。藉由水梯田及劣化地復育,將創造「水源涵養」效益,進而恢復維持水生動植物多樣性之重要功能。

帶領綠色產業與社會新企業之成長,創造新經濟效益

透過國土生態綠網之友善農業推動,除可提升農田環境生物多樣性外,將可鼓勵更多綠色產業與地方特色產業的崛起,有助於串連小農、綠色產業、社會企業與地方產業網絡。同時發展在地農事工作假期的特色遊程,遊客除參與農事體驗,尚有食宿、交通、環境教育等體驗活動搭配,皆有助於扶植綠色與社會企業之成長。創造新型態里山里海農漁村的發展,有助於小規模村落之產業鏈轉型為自給自足型村落,將環境教育關聯性產業導入農漁村,吸引青年人口回流,形成新的就業模式。此外,臺灣擁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資源,足以培育生態及綠色產業人才,透過綠網計畫的人才培育,與國際交流,亦可增強產業面對氣候變遷衝擊之調適力與韌性。

結語 臺灣許多天然與農業生產空間蘊含豐富的生態與生物棲地價值外,農民依地形、地貌與農村生活型態,透過人工開鑿修築而成的珍貴「社會-生態-生產地景和海景」,除生產功能外,亦提供重要生態、文化景觀與防災功能。國土生態綠網計畫的推動旨在維護淺山生態環境、農田、海岸、濕地的生態系服務功能,讓民眾感受其蘊含的重要文化、景觀與生態價值,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意涵。


 

從里山倡議到國土生態保育綠色網絡之建置

|作者|林華慶、王佳琪

臺灣的自然保護區域面積約佔國土的19%,多位於中央山脈。中央脊樑從北到南成立各類型的自然保護區,已形成生態廊道,保障許多物種健全的棲地。然而,由於臺灣地狹人稠、經濟高度發展,在中央山脈保育軸之外的淺山、平原、縱谷、海岸地區,仍密集地受人為開發成都會區、農業區、農牧區、魚塭、工業區等。從大尺度來看,臺灣的保護區仍是一個孤島。尤其是低海拔的丘陵平原多屬民眾生產與生活的空間,包含次生林地、稻田、池塘、灌溉水渠、溪流、牧場和草原等鑲嵌地景與良好生態,卻因都市化及慣行本土農業沒落的影響,而逐漸荒廢消失,許多淺山動物也面臨生存的危機,如石虎、水雉、山麻雀、臺灣白魚、大田鱉、黃腹細蟌等珍稀生物,則侷限分布在破碎化的棲地,使族群間產生隔離,非常不利於繁衍。因此,如何保全自然生態系服務功能,實為當務之急。
然而在保育的策略上,低海拔土地權屬複雜,多為私人土地,依法劃設保護區的可行性不高,故須尋求其他策略。從國際發展經驗中,「里山倡議」之「社會-生態-生產地景」模式,提供了一條嶄新的途徑:若朝友善環境經營,不但可擴大保護區效應,亦可庇護淺山地區各種生態系統,同時保障農人生計。因此,自2010年開始,農委會林務局借鏡國際提倡里山倡議經驗,更重視淺山地區保育工作,與民間夥伴協力推動綠色保育標章,及水梯田復育、原鄉山村綠色經濟發展等工作,嘗試營造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生產環境,讓臺灣淺山成為永續的里山。林務局並自2014年開始與東華大學聯合推動「臺灣里山倡議夥伴關係網絡(TPSI)」的全國性策略架構,希望國內夥伴可藉此互助合作,深化臺灣推動里山的基礎。
自2018年起,林務局將結合里山倡議的精神,以國有林事業區為軸帶,推動臺灣國土生態保育綠色網絡的建置,營造友善、與社區參與之社會-生產-生態地景與海景,提升淺山、平原、濕地及海岸的生態棲地功能及生物多樣性的涵養力,串聯東西向河川、綠帶,連結山脈至海岸,編織「森、里、川、海」廊道成為國土生物安全網。以下介紹國土生態綠色網絡計畫重點工作內容。

一、建置國土生態綠色網絡藍圖 國土生態綠色網絡建置其核心工作事項包含界定全臺之生態保育核心區域與保育熱點、界定生態保育核心物種,盤點全國各機關與單位之生態調查與監測資料,及推動生態熱點區域縫補與串連工作,以建置國土生態綠色網絡。生態保育核心區域與熱點的界定,可以國內生態相關文獻蒐集、生態調查記錄、圖層資訊為基礎,輔以地理資訊系統(GIS)與RSS,藉由疊圖與空間資訊處理方法,可繪製臺灣不同地區的生態資訊、各種分布地圖與保育地圖。針對既有生態資料與其分布進行座標定位,藉由空間統計分析標註點位之空間聚集特質,即可評估各保育單元的生態特性、界定熱點,及協助評估高生態脆弱度與保育急迫性地區。
於盤點重要生態保育核心與熱點地區後,我們將提出對應調適策略,以降低生態與重要物種脆弱度、保育風險,以及提升生物多樣性。一般造成生態環境高風險的原因主要分為兩類:外來干擾(如人為開發、外來物種入侵、災害侵襲等)與脆弱度。風險評估即需評估此兩類因素之特性、來源、形成機制、重要影響因素,判斷其隱含的風險程度及形成原因,以提出對應之調適與降低風險策略。其中脆弱度評估,亟需建置影響生態系統脆弱度之指標,例如指標性物種、物種數量、棲地環境等,以進行相關評估。
透過前述生態保育核心地區與熱點界定、生態環境脆弱度與風險評估檢討後,我們再依地區環境特性、社會經濟條件、地區文化與生態物種特性,建置與串聯全國生態綠色網絡。
二、高風險生態與環境系統之保育 依據前述國土生態綠色網絡藍圖之盤點,我們將針對高風險生態環境的地區,提出對應的保育策略。包含:強化沿海地區之生態造林;串聯海岸農田、魚塭、地層下陷區珍貴物種棲地;強化生態敏感區之經營與管理,以增加生態敏感區之韌性;強化農田、水梯田、河川、森林跨域整合,營造重要生態廊道;強化交通道路兩旁綠帶、農田水圳網路、友善生態通道之建置;整合、縫補與連結山脈、淺山、平原、海岸間之河川、水庫、湖泊及其兩岸生態綠帶,以強化生態綠帶之連結,形成良好的生態廊道。在實質操作上,將區分為北部生態綠網、東北部生態綠網,西部淺山生態綠網,西海岸生態綠網,南部與恆春半島生態綠網,東部縱谷及海岸生態綠網等區域,依據各分區之特性,進行標的物種的保育及棲地網絡的串連工作。
(一)建構更自然的林相生態
中央山脈和海岸廊道中間的丘陵平原區域,密集的土地開發使動物的棲地破碎化,彷彿孤島。在串聯策略上,可以挑選主要河川沿岸、橫向的高速公路、快速道路的兩側腹地作生態綠帶,以水系為藍帶,成為一個網狀連結。
生態造林係為環境維護及營造野生動物棲地,所選造林區位以野生動物生態熱點區之公、私有土地及河川綠帶為主。其施作方式,亦不同於一般造林方式,採用在地多樣化樹種及友善棲地之造林方式,並栽植本土蜜源樹種,運用大、小喬木不同空間配置,增加動物食物來源及棲地隱蔽性,將廊道和區塊,由點、線、面相結合為生態綠帶,擴大營造良好的棲地環境,以吸引野生動物棲息繁衍。
國土綠色網絡計畫中一項重要的工作是恆春半島的銀合歡移除與生態造林。位於臺灣最南端的恆春半島屬熱帶氣候,為特殊生態體系,以往的研究發現,恆春半島很多動植物基因組成有別於臺灣其他地方,具有特殊的遺傳多樣性。然而,卻被銀合歡入侵至少5千公頃,林相單一。我們預計用十年時間,移除銀合歡,種回原生植物,營造複層林,對整個恆春半島,乃至於臺灣整體生物多樣性都有益。
(二)友善的農業生產環境
屬於生物多樣性熱點的淺山與農業生產地區是私有土地,將以輔導、鼓勵方式,引導居民,改採友善環境的耕作或生產方式,滲入保育行動。以林務局與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合作推動兼顧生產和生態的綠色保育標章認證制度為例,鼓勵農民不使用化學農藥、除草劑、化學肥料,提供保育類野生動物覓食、繁殖及育雛的環境等,截至2017年底,全台通過綠色保育標章農友累計達237戶,農地面積共387公頃,庇護保育類野生動物種類達37種以上。未來將持續鼓勵位於生物多樣性熱點地區之農民採取友善生產農作方式,保全野生物的棲息地,保全農田生態系服務的功能,強化農業生物多樣性,實現農業生產與環境永續的目標。
(三)友善野生動物的廊道
野生動物常受到道路、排水溝等人工物的阻隔,無法自由的遷移及在棲地間活動。淺山地區道路系統複雜,部分動物穿越馬路常遭受路殺,其中在淺山活動且頻臨絕種的石虎,遭受路殺案例非常多,故在路殺熱點建置動物通道,使動物能安全地穿越路網,有其必要。另如,花東地區的海岸山脈及中央山脈之間為廣大的平原地帶,以往亦為野生動物棲息活動地帶。然而,隨著平原的開發,使得野生動物無法自由地穿梭。久而久之,海岸山脈的野生動物無法和中央山脈的動物基因交流,可能導致部分動物遺傳基金的僵化。林務局與台糖公司合作在花東縱谷的大農大富平地森林園區,進行平地造林多年,已形成樹海,未來將增加植被的多樣性,作為海岸和中央山脈聯通的生態廊道。並和交通部合作,在省道台9線道路高架橋底下進行生態營造,恢復原生植被,成為穿越臺9線的生態廊道,使野生動物穿梭不被道路阻斷。
三、營造友善、融入社區文化與參與之社會-生態-生產地景和海景 林務局為推動落實生物多樣性公約的主管機關,故將召集與邀請相關公部門、學術和試驗研究機構、社區和民間團體等實務工作者,及相關組織、綠色企業等參與臺灣里山倡議夥伴關係網絡(Taiwan Partnership for the Satoyama Initiative, TPSI)的相關工作,鼓勵臺灣地區里山倡議實務工作夥伴發展適地適用的實踐案例,並透過國內和國際里山倡議夥伴關係網絡相關會議和資訊平台分享成果。
保全和活用社會-生態-生產地景和海景,包含以下面向:
(一) 政策研究:借鏡國際相關環境友善農業政策和計畫,擬訂臺灣鄉村社區「社會-生態-生產地景與海景」保全活用策略,例如:擬定生態系統服務給付相關辦法、發展並推廣綠色保育標章認證制度等。
(二) 知識增進:從事「里山倡議」和生態農業的相關研究,例如:建立里山地區農業生物多樣性監測點網絡、研發農業生物多樣性指標。
(三) 國際參與:對外,鼓勵國內相關機構和組織加入國際里山倡議夥伴關係網絡(IPSI),借鏡他山之石和分享我國成果;對內,舉辦國際性研討會或工作坊,促進國內外學者專家和實務工作者瞭解臺灣「里山倡議」進展。
(四) 人才與能力培育:透過規劃臺灣里山倡議夥伴關係網絡(TPSI)的分區工作坊等交流和研習,促進「里山倡議」實務工作者、研究者和政策制定者之間互相學習和研討,增進其對「社會-生態-生產地景與海景」保全活用的實踐能力,並進一步培育保育相關人才。
(五) 培育綠色與在地文化創意產業:整合在地文化特色,及融入不同地區之「社會-生態-生產地景與海景」與生態資源,以鼓勵綠色產業發展,及培育地區文化創意與社會企業。
四、建立跨部會合作平台 國土生態綠色網絡建置,並非林務局可獨立完成,協力單位包含農委會轄下的農田水利處、林業試驗所、農業試驗所、農糧署、農業改良場、水保局、漁業署、水產試驗所、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等單位。跨部會機關包含原住民族委員會、經濟部水利署、內政部營建署、交通部公路總局、高速公路局、觀光局、財政部國有財展署等。 在政策制度面,由林務局邀集各部會相關機關,成立跨部會溝通平台,討論整體計畫、共同盤點資源、排列議題順序、擬定實施策略。在區域操作面,依照各區域生態保育議題,由林務局轄區所在各林區管理處成立區域型跨機關平台,就分區利用、準則規範、保育工具、合作夥伴等討論因應對策及合作方式。
五、結語 農委會林務局不僅為中央林業主管機關,掌理國有林事業區,經營天然林,亦為中央自然保育主管機關,負有維護生物多樣性之責,未來將更有系統、有策略架構,推動臺灣里山、里海倡議實務工作,營造友善、融入社區文化與參與之社會-生產-生態地景與海景,串起諸多不同的自然與人文地貌,以整體性的角度,編織「森、里、川、海」廊道成為國土生物安全網。


 

圖4、民眾參與新南田區友善農田棲地營造工作。

圖5、民眾透過賞鳥活動認識蘭陽溪口野生動物保護區與周邊田區的鳥類。


 

圖4、民眾參與新南田區友善農田棲地營造工作。

 


 

© 2019 里山動物列車

林務局 logo

Copyright © 2018 里山動物列車.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 by 種籽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