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起及願景 ==================

一、國土保育現況評析

  台灣具有相當特殊的地理環境及氣候帶,從海平面到近海拔四千公尺的中央山脈間,有高聳的山脈脊樑、縱谷、淺山、平原地區等多元的鑲嵌地景,人文景觀多樣,且孕育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70年代以前,土地開發轉作及野生動物大量被獵捕等問題,使生態面臨危機。幸而,野生動物保育法等相關法規陸續實施,讓中央山脈由北到南的中高海拔精華地帶優先劃設為自然保護區域,佔陸域面積約19%,形成保育軸帶,保全了中高海拔野生動植物的生存棲地。然而,自然保護區域是依法劃定區域,進行管制性的保護,面積及效果均有其侷限性,僅是防禦型的保護。在保護區外,還有更廣闊的自然與生物多樣性,與各類的土地利用方式。

  然而,平原淺山地區多為私有地,各種土地開發壓力使許多野生動物依舊面臨生存的危機,如石虎、水雉、草鴞、臺灣白魚、大田鱉、黃腹細蟌等生物,分佈在破碎化的棲地,使族群間產生隔離,非常不利於繁衍。因此,如何保全野生動物的棲地及健全生態系服務功能,實為當務之急。
 

二、國土生態保育綠色網絡願景

  2018年起,農委會林務局邀集各相關政府部門協力,以國有林事業區為軸帶,推動臺灣國土生態保育綠色網絡的建置,結合里山倡議的精神,營造友善、社區參與之社會-生產-生態地景與海景,提升淺山、平原、濕地及海岸的生態棲地功能及生物多樣性的涵養力,串聯東西向河川、綠帶,連結山脈至海岸,編織「森、里、川、海」廊道成為國土生物安全網。
 

工作及展望 ==================

一、建置國土生態綠色網絡藍圖


  進行生態保育核心地區與熱點界定及生態環境脆弱度與風險評估後,再依地區環境特性、社會經濟條件、地區文化與生態物種特性,建置與串聯全國生態保育綠色網絡。

二、高風險生態與環境系統之保育

  強化生態敏感區之經營與管理,以增加生態敏感區之韌性。包含沿海地區之生態造林,及串聯海岸農田、魚塭、地層下陷區珍貴物種棲地。強化農田、水梯田、河川、森林跨域整合,營造重要生態廊道。強化交通道路兩旁綠帶、農田水圳網路、友善動物通道之建置。整合、縫補與連結山脈、淺山、平原、海岸間之河川、水庫、湖泊及其兩岸生態綠帶,以強化生態綠帶之連結,形成良好的生態廊道。

三、營造友善、融入社區文化與參與之社會-生態-生產地景和海景

  由淺山地區保育工作著手,與民間夥伴協力推動綠色保育標章,及水梯田復育、原鄉山村綠色經濟發展等工作,以營造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生產環境。農委會林務局亦將邀請相關公部門、學術和試驗研究機構、社區和民間團體等實務工作者,及綠色企業等相關組織參與臺灣里山倡議夥伴關係網絡(Taiwan Partnership for the Satoyama Initiative, TPSI)的相關工作,鼓勵臺灣地區里山倡議實務工作夥伴發展適地適用的實踐案例,並透過國內和國際里山倡議夥伴關係網絡相關會議和資訊平台分享成果。

四、建立跨部會合作平台

  國土生態綠色網絡建置計畫由農委會林務局邀集農委會所屬部門農田水利會、農糧署、漁業署、水土保持局、農業改良場、農業試驗所、林業試驗所、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等,及跨部會邀集經濟部水利署、內政部營建署、交通部公路總局、高速公路局、觀光局、原住民族委員會、財政部國有財展署等,成立跨部會溝通平台。討論整體計畫、共同盤點資源及擬定實施策略。在區域操作面,依照各區域生態保育議題,由林務局轄區所在各林區管理處成立區域型跨機關平台,就分區利用、準則規範、保育工具、合作夥伴等討論因應對策及合作方式。

五、展望

  農委會林務局不僅為中央林業主管機關,亦為中央自然保育主管機關,負有維護生物多樣性之責,未來將更有系統及策略架構,推動里山倡議之實務工作,營造友善、融入社區文化與參與之社會-生產-生態地景與海景,串起諸多不同的自然與人文地貌,以整體性的角度,編織「森、里、川、海」廊道成為國土生物安全網。